緑菥之人

v+厨,渣渣写手一枚,cp主龙绫/言洛/星心/优散/DK/狼烟。
所有cp宁拆不逆,对家都是仇人。
不吃任何形式的绫受/龙牙受/优瓦夏受/Dump受/妖狐受,不吃3p或多p
欢迎扩列!有小伙伴愿意一起玩儿吗ww
【唯有美人与你不可辜负~☆★】

绝对啊,最想要的就是评论了。最好大骂我一场(x

一只花栗鼠:

这个是真的……(((o(*゚▽゚*)o)))

机智勇敢的唐大人:

没错没错

宵旬:

嗯...是这样才对

[优散]此间逍遥(一)

  盐商府邸的内堂少有人能进来,就算有,也只能在外堂转悠转悠,有管事拦着,除了朝廷派来的,盐商准许的,就没人来过,连收拾屋子都是盐商亲手来。
  
  但是当盐商赶回来的时候,内堂的正座上却坐着一个活生生的人。眉眼清晰深刻,身骨有型,一看就知道是个江湖人。
  
  盐商本觉得生气,但想着信里的内容和那人熟悉的面容轮廓后,心才渐渐转静。
  
  那人是看着盐商跑来的,那样一个普通人跑那么久竟没有脸红大喘气,反而平平静静的,倒是引起了他的好奇和兴趣。“好厉害啊,你不觉得累么?”
  
  “……”什么玩意儿开头,盐商不由得嘴角一抽,随即正色道:“你是散仙的小儿?”
  
  “什么小儿,我就是她儿子!”那人看起来有点生气,嗖地站起来,看起来还比盐商高上些许,气势也就有了,“我是散人。”
  
  “好好,儿子就儿子。”盐商看了看散人青涩的面庞,不由感叹: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啊。问道:“你要求助于我?”
  
  “也不是……我师傅让我来了结因果,我要在你这儿住上些时日。啊,我不会太麻烦你的!有个住的地方就可以了,还有,有人追到你这儿的话你就说不知道。我会尽力隐藏好踪迹不被发现的。你大可放心,你绝对是安全的。”散人还是怕盐商有疑心,罗里吧嗦解释半天,最后还加了一句,“我会保护好你的。”
  
  “那还真是谢谢了……”盐商抿紧嘴巴。
  
  “喂!你在笑话我!”
  
  “没有。”
  
  “你就是!现在都还憋着呢!”,散人两颊气鼓鼓的,脸上泛红,“你不要小看我啊,我虽不及阿妈,但也很厉害啊。我阿妈还说我天赋可好了。”
  
  他闷在哪里好久不说话,半天才开口,黏黏糊糊地问:“那,你叫什么名字?”
  
  “优瓦夏。”
  
  “好熟……以前咱们见过?”散人皱起好看的眉头,努力回想却怎么也没有思路。或者说以前有过什么前缀或后缀么?现在看起来,优瓦夏的模样也是熟悉的很,以往肯定是见过的,按他们两人现在刚见着就很熟络的样子来看,说不定关系还很好。
  
  这就很麻烦了。散人觉得没有头绪,倒也不再管这事儿,跟着优瓦夏一步一步在府子里瞎转悠,一边在哪儿唠嗑。优瓦夏来之前他就已经好好打探过了,府中是个什么样儿,他简直比优瓦夏本人还清楚。所以一路上都扯些“那边儿有个花坛子缺了个口,你啥时候换换”还有“西院儿那有个丫鬟还偷吃东西呢,你不管管?”之类的东西。
  
  但是优瓦夏没怎管他,散人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全心想着散仙的信。散仙说她现在有难,难以管照她这个儿子,就让优瓦夏照顾一段日子。了解因果,是散仙交给散人的任务,同时也是个让散人打发时间的借口。信中全然是关于散人的各项事宜,最重要的关于散仙的困难却是只字未提。这让优瓦夏有些恼:我是还你的恩的,你像是托付儿子一样的是要做甚?
  
  优瓦夏面无表情的和散人亦步亦趋地走。因为没有真的在看,所以眼前的事物全是模糊的。
  
  直到一片儿粉嫩嫩的花瓣落在他鼻尖儿再顺着滑下来,他才猛然睁大了眼睛,眼前画卷也才清晰地展开。南院儿的红豆树全开了花了,劲风窜过时还有花叶如细雨般下来,同时也把蕴在花苞里的清香拍散了,和着空气钻入他的鼻息。
  
  优瓦夏呆愣愣站在原地,耳边飘来散人虚浮的声音。“优瓦夏,你们这儿的花真好看……”
  
  少年尤为认真地望着头顶的美景,粉嫩的红衬地他的脸也成了相同的色彩,就像是这副画里不可缺的一处观景一样。他不知道,他也很好看。
  
  
  
  
  最后散人还是和优瓦夏一起住在了南院。南院地大宽敞,刚好两间大房够两人住。但是散人还是有些介意:你说你好好的主院不去住,你住南院来干嘛?
  
  “主院是给散仙留的。”优瓦夏答得很理所当然。
  
  “哇,”散人神色有些怪异,“你不会……?”
  
  优瓦夏面无表情。“以她的年纪,都能当我妈了。”
  
  散人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优瓦夏两眼,看见优瓦夏闷声背过他去屋中收拾也不再多言了,把视线转向了院里。院子的布置与别人家大不一样,比如说那牌匾,人家公子烫着“云墨居”,小姐镌着“菱香园”,就优瓦夏写着大大的“南院”。当真与众不同。
  
  散人忍不住轻笑一声,转而看向其他地方。还好还好,除了牌匾奇异了些,别处都可以算作赏心悦目的。尤其棵棵红豆树长势喜人,与他地的白色花身不一样,这些花是淡粉偏紫的。若不是树形太明显,散人都得认成桃花之类了。
  
  趁着散人在院儿里瞎转悠,优瓦夏把多久不用的另一间屋子收拾了收拾,顺便想了想关于散人的事。
  
  他们的确是认识的,而且很熟。关于散人的一切,就除了这么久没再见过面记不清容貌以外,可以说散人的生活优瓦夏都掺上了几脚,只是说散人不知道。
  
  优瓦夏出门时就已近黄昏,现在更是应该熄烛灭灯了。恍恍惚惚间,散人已经在门沿站了许久,看着优瓦夏一点不急得往来。
  
  收拾毕了。
  
  “优瓦夏,早些歇息了去吧。”
  
  “好。”









。近期长弧T_T
。仍旧文废233

[花木兰X兰陵王]一个小段子

    兰陵王听惯了花木兰的语音,那一句“谁说女子不如男。”但他却并没有对此有多深刻的印象。
    直到那天晚上,他终于理解到“谁说女子不如男”的真正含义。

【优散】此间逍遥(序)

  腊月的都城仍旧那么热闹。衣着浑圆的人们并没有因为凛冽的寒风而消磨了热情。那青石板街上不仅布满了透亮的白雪,也充斥着人们欢愉的碎碎言语。
  
  盐商却穿得单薄朴素、面无表情地在路上疾行着,一路直至府邸。人们哪里不认识他?个个挨着打招呼,但盐商今儿像是换了个人,压根不理他们。老百姓实诚,以为今天收益不好咋的还是遇到个地痞赖着。这种人还真不少,常有的在富的商人面前转悠惹事儿,就为了一天的馒头面钱,若是讹着盐商,多半是讨盐吃去了。于是认为收成不好的,都回家告诉自家妻子大方点儿去。认为有地痞的,就几堆儿凑一起唠嗑,骂着那种人如何如何不好。
  
  所以说啊,老百姓还是太实诚了,他们若是不高兴了就板着个脸,问问原因肯定都是那几个答案,成日为衣食操劳,心里的油盐酱醋和各种人情装多了,也就装不下其他东西了。像那种有权人,有财人,怎么能想怎样笑怎样笑,想怎样哭怎样哭呢?
  
  盐商平日虽不万分热情,但对于欺压人民的事还是极为不耻。当今什么行当儿最实在?还是贩盐。因为盐是国有的,归朝廷和皇上的,有钱都不能买多的!物以稀为贵,人们宝贵着这点儿盐呢。既然那么重要,那么玩儿手脚的也会多起来,暗加价钱的不少。算来算去,就这位实实在在了。说人们不偏向他一点,是不可能的。这比着边关将士甚至更甚,边关打成怎样也不会到家门口儿来,但盐日日入腹,渐渐就进了心。这么一算来,这盐商平日不管多冷淡,对平民百姓来讲都是好的。
  
  盐商肯定不是真的因为那些琐事生气,或者说,他平常表情也差不到哪儿去。他今日只是出去处理一两个账务事,结果刚查出个了当儿来正想整顿整顿,管事就卷着风尘追过来,一边还喘着气说:“老、老爷,散仙那边儿来信了!”
  
  事儿不小啊,散仙都来信了。散仙是个江湖人,曾对盐商有大恩,盐商不爱欠人的,尽了全力偿还。但这恩太大了,盐商总觉得一时半会儿还不完。于是他一步一步来,他走上贩盐这道,也是因为散仙的请求。
  
  散仙说:“我们是朋友,你大可不必如此。”
  
  盐商说:“得了吧,你这年纪,都能当我妈了。”
  
  盐商没什么心思想那些翻烂了的往事,只是一心想着管事拿来的信中的内容,一边往府中赶。路不长,盐商带着焦躁的心没一会儿就到了府上。
  
  他见到了一个很久没再见的人。










。没错我又开坑了(๑˙ー˙๑)
。我知道记忆回收还没完结……等等我……
。只是序而已,这次大概会开长一点吧。。
。不要期待!

如何正确地通过评论勾搭画手

骗人QAQ我就没勾搭上

Eriya:

看到第一個就笑出來了,真的很抱歉,因為前幾天才碰巧略過一個在圖底下還是轉發裡留下“哈哈哈哈哈哈哈!!”的評論 😂😂😂如果我畫的是搞笑我會挺開心的,但不是啊~😂😂😂 


其實畫手勾搭畫手也非常困難😂 你知道,兩個語死早的人到底該聊些什麼真的是超頭痛 😂


有試著勾搭過寫手,但畫圖的邏輯總是沒有寫文的好,腦子裡轉的永遠只有“啊啊啊啊好好看啊期待下一章~~”,這是要人家回什麼呢,經歷過太多次有去無回的留言之後,我心裡小小的難受,所以在自家只要有人回我評論,我都還是會回上”謝謝“表示我收到你的心意了!WB則是點讚表示已讀。希望小夥伴們理解我真的是確確實實地語死早😭 但你們的評論我都看得很開心的~😭


若木为茶:



鉴于有些写手小伙伴抱怨画手不好勾搭,有些画手小伙伴被一些评论弄得十分郁闷,于是来写个不保证对也不保证全的无责任指南,愿大家都能勾搭上脑洞相通的画手小伙伴~


1.做好阅读理解


错误举例:哈哈哈哈哈!


错题点:大部分画手都语死早,我等连ID都取不出来,甚至用颜文字来填写ID的文废们,真的不知道如何用颜文字之外的东西来回复全能又抽象的哈哈哈QAQ


正确举例:太太您真是丧心病狂哈哈哈哈哈!那个XX居然做出了XXX的事情,很好这很符合人设哈哈哈!


太太:谢谢夸奖,我还要继续努力,把丧心病狂发扬光大,让丧心病狂走出地球,征服宇宙(ง •̀_•́)ง 【不是】


PS:如果太太画了感人至深的正剧,就不要夸人家丧心病狂了。


2.永远不要夸太太画得像谁谁谁


错误举例:太太您画得真好,这即视感仿佛*EI子太太2.0!


错题点:画手基本上都希望自己的画风像身份证号码一样独一无二,这么说的话,被夸的太太和*EI子太太都不会高兴的。


正确举例:太太您画得真好,一眼就看出是您的画风!


当然,如果画风并没有非常独特,这个,不夸也行……


不夸画风像谁就浑身难受的进阶举例:太太您画得真好,仿佛______再世!(下划线内请填写非常有名且死了很久的画师,比如达芬奇拉斐尔莫奈克里姆特,像是达利毕加索请慎用)


3.看清CP tag, 可以脑补别的CP,但是不要说出来


错误举例:太太您画的BA简直神了!(然后cp tag其实是AB)或:太太您就不画画AC吗!(其实cp tag只有AB)


错题点:画师大大内心OS:评论说BA好AC好就是不说AB好,那就是说我的AB安利卖得不到位,卖了假安利,我要生气了!此举对于洁癖大大杀伤力+1000%


正确举例:AB真棒真可爱,AB的XXX互动我喜欢~


这样太太就可以回复哎呀我也是,其实XXX互动后还有XXX剧情,不说了我去画一下明天更新。


4.有技巧地求图


 错误举例1:太太你画一个我!


错题点:如果你不是画师太太爱豆又没有给钱,一般这事不能成,能成都是真爱。


正确举例:想看太太画更多XXX~(XXX是太太正在萌的东西)


错误举例2:太太我脑补了XXXX梗,你画一下呗!


错题点:画条漫的乐趣在于脑补不在于画,你都把脑补讲完了只剩下画这个步骤,这仿佛是剥夺了吃饭的权利只留下发胖的权利啊!


正确举例:太太我脑补了XXXX梗,觉得XXCP一定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呢«٩(*´ ꒳ `*)۶»


这样万一画师太太觉得你的梗很萌脑补了100P长漫画【which经常因为手速不足缩水到1P】,就会主动来要授权画了~


5.分清同人和原创 


错误举例1:【指着XX同人】这个原创真好看,这个原创从衣服到发型都好看!


错题点:我画得有那么OOC吗,太太怀疑人生,太太不想和你说话。


正确举例:这个【此处复制粘同人tag】真好看,这个paro的世界观好新颖哦!(新颖到我差点没认出什么的请尽量不要说或者委婉地说)


于是太太有一定概率会展开描述一下世界观,有一定概率会给你讲个棒棒的故事。


错误举例2:【指着XX原创】这个是*日月吧?要不一定是*狐!算了我猜是*笔小新!


错题点:太太非常悲伤,非常伤心,非常生气,愤而关机,太太再也没有开机回复你的评论。


正确举例:啊啊原创图呢,太太居然画了原创图哦~(因为画得太少而不小心让我往同人角色上去猜了这种大实话就不要说了嘛)


6.画手也是大活人


这个不好举例子。


中心思想就是,就算是用电脑画的图也是太太画的不是电脑画的,付出了很多时间,不要无授权搬运,抹水印,商用etc. 也请不要说一些你怎么画图这么慢你看看隔壁*台太太高产又高质日更千图分分钟搞出一人役小动画……有的画师真的就是画的慢或者三次元忙,催图也没有用……愿意用闲暇时间画稿子以外的图都是用爱发电,希望大家理解~!


而且大活人也有各种各样的性格和缺点,长相也是各不相同,请不要过度美化,把画手们看成白衬衫白裙子坐在高脚凳上优雅画画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哥哥或者神仙姐姐,然后在幻想破灭以后留言说您的形象算是毁了。比如我这个咸鱼画手就是白天搬砖晚上画图穿着睡衣刘海没洗脸如僵尸抱着板子画图的而且性格阴沉不讨喜不要存留任何幻想


PS:对于催图,有的画手觉得是动力,有的画手觉得是压力,不能一概而论,总而言之,就是谨慎催更。


7.评论以外的勾搭方法


如果和太太同处一个冷CP:住在同一片冻原上就是一家人了,只要你回复太太,太太就是你的了(基本上)


如果和太太同玩一个游戏:可以一起玩呀!但是要考虑玩太嗨以至于太太人间蒸发打上全服前10走向电子竞技巅峰再也不更图的可能性


如果太太喜欢猫而你恰好有猫:日常晒猫,太太会来云撸的。


如果可以投喂太太:投!喂!他!(当然要适当考虑太太是不是不吃辣, 或者有不吃包装设计难看的食品的强迫症)


如果你是写手/手作家/画手/剪刀手等粮食产出者:产出粮食,然后太太就来勾搭你了(ノ)`ω´(ヾ)


8.注意留出人际交往的安全空间:


错误举例1:太太窝喜欢你的图!太太窝喜欢你!太太我已经摸到你的学校 你的单位你的住址了我愿意每天潜行在您身后10米的地方保护您的安全!


错题点:虽然可能只是这么一说,但是人家已经报警了。


正确举例:请按照成为脸熟ID→聊过天→成为好朋友→愉快面基→成为日常 见面亲友的顺序正确接触一个网上的陌生小伙伴。


错误举例2:太太我喜欢你的图!我已经把你画的特别带感的小黄兔 安利给你母上大人了!我已经把你上班摸的1000转的鱼安利给你的顶头上司了!我已经把你画在考试卷背面的特别传神的师生paro安利给你的班主任了!太太我想把你安利给全世界好不好呀?


错题点:次元墙塌得如此猛烈,太太已经跳河了。


正确举例:世界上有一些社恐的人希望只和萌点相同的人聊起自己萌的东西,七大姑八大姨那种我家XX可厉害了出书了还是R18的介绍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如果一定想要安利给三次元不相干的人,请按照安利原作→安利CP→安利CP画手的顺序按照基本法卖安利。


9.关爱咸鱼画手


我造大家想要的画手小伙伴是那种高产又高质,脑洞分分钟,有的时候还会为你画脑洞的理想型画手,但是请也请爱护我等年更一张图的手残画手和三庭五眼尚在摸索中的小透明画手,万一他们哪天就成长为了日更千图的画手和原创漫画家了呢~


特别注明:不是每个画手都愿意被称作太太,以上的画师太太只是个人对于画手群体的代称


【凛冥/秦陆】游而行

。第一次写这个呀ww
。不喜勿喷吧也就
。食用愉快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
  
  不拘小节,亲近可人,幽默风趣。这么说还是轻的,也就秦风凛自己那么觉得。陆北冥可是要被他烦疯了,骂他一句“不知羞”就将他毅然关在门外。
  
  “别啊,”竟然还是漫不经心,“北冥,放我进去嘛,我错了。”
  
  “你还好意思!”陆北冥冲着那客栈的木门喊,早把把少门主的派头甩在一边去,“有本事不要动手动脚,来比试一场决个高下!”
  
  门外瞬间没声了。陆北冥突然起了下鸡皮疙瘩,不好的预感在心中攀升。
  
  “轰————嗡嘭——”客栈木门本就下品廉价,现在被法术一冲击,就带着法术波卷着气刃迎着陆北冥而来。他连忙运转法术挡住气刃,却被气流吹到在地。
  
  “……”陆北冥忍怒看着居高临下的秦风凛,说到:“你有毛病。”
  
  “没有。”始作俑者反而笑的开心,甚至蹲下来欺压在陆北冥身前,手指不安分的勾起他的下巴,“少门主真是威风。”
  
  啧。陆北冥觉得气势压人,脸颊却不可控的泛上红晕。他用尽气力把身前人推开,再而双手手掌撑地坐起身来拍怕衣物上的灰尘。他瞪秦风凛一眼:“这下好了,又要赔偿。”
  
  “那就赔吧。”陆少主显然没意识到他那脸上泛红的瞪视可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秦风凛心情特别好,就直往陆北冥的脸上看。
  
  “那还不是我陪!”陆北冥显然发现了秦风凛不太友好的目光,急忙出门下楼去和老板商量商量赔偿金额的问题,就把秦风凛甩在楼上任他盯着自己走下去。
  
  
  
  
  
  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鬼仙像是赖在他身上了一样,陪着他有几月了。不是他迟钝,这一来二去的感情,还有谁心里不明白?只是这人实在不要脸,做些轻薄行为却毫不脸红。而他自己好歹初出世事,难免觉得羞。最气人的是那鬼仙也不给他一点喘气机会,像是分分钟要把他吞拆入腹一般。
  
  秦风凛听他的牢骚听了半天,像是抓住了什么异常关键的字句,两眼发光到:“等等,北冥!你说你心里明白的?心悦于我?”
  
  “啊……呃、啊?”陆北冥说的起兴,突然被打断还没反应过来。
  
  “真的?”
  
  好吧,反应过来了。陆北冥突然有些发慌,大脑冲上一股热流让他难以思考,说话磕磕巴巴,毕竟他真没想到这窗户纸的第一个窟窿眼儿是他唠嗑的时候捅穿的。“……呃、是。”
  
  秦风凛一下子兴奋起来,猛地坐正抓住陆北冥的双臂,呼道:“好啊!那好啊!”
  
  “好什么啊……”
  
  “好得很!”鬼仙现在这幅模样可真不像他以往的那种潇洒样子,“不如咱们立刻结为道侣,以后我就能一直在你身边了!”
  
  “那怎么行!”陆北冥通红着脸反抗,“要是父亲知道我与男子结为道侣——还是你鬼仙,岂不要完?”虽然他自己是同意的。
  
  “那老不死的管他干嘛。”鬼仙做出个轻蔑表情,摇摇头表示不屑。其实他挺想摆摆手的,但他真不愿意松开面前的这个人。
  
  “……”但他又沉吟一下,又改了主意不错“罢,这样也行。现在也不宜谈论这些。”
  
  “所以?”
  
  “做些快活事情?”又兴奋了。
  
  第二天起早时陆北冥还是有些累的,但还好秦风凛有点儿心眼,并没怎么折腾他。但这不妨碍他不爽,于是他就把秦风凛晾在一边儿。
  
  “娘子……”秦风凛有点委屈。
  
  “啥?!”这下把陆北冥激怒了,“不准这么叫!”
  
  “……那、媳妇?”
  
  “不准!”
  
  “呃……”秦风凛今天意外的脾气和耐性很好,思考一下,试探性喊了喊:“夫人?”
  
  “……”陆北冥又气又羞,浑身抖了几抖,“你就叫我北冥不就好了吗。”
  
  “那可不行,这和以前就没区别了!”在抗议,“咱俩昨天可是在一起了的。”
  
  “……反正不准让他人听见。”陆北冥想想还是做了点退步。
  
  “好的,夫人!”
  
  
  
  
  街上也无什么可值得一看的。他上次去看那在此地颇负盛名的灵宝斋,只有一些中下品的灵器而已。所谓镇店之宝也只能勉强算个中上品,陆北冥都不屑使用的那种。
  
  “那你来干嘛?”秦风凛明显不情愿,好不无聊的跟在陆北冥后面走马观花般随处看。
  
  “总呆在屋里总是不好的,”陆北冥好心好意解释,但明显他也没太大兴趣,“而且听说有个叫清阁的丹药店不错,我们可以去看看。”
  
  秦风凛翻个白眼:“你有什么想要的,我给你炼啊。大不了抢。”
  
  “所以说你心理有问题呀!”陆北冥总算明白什么叫朽木不可雕,自顾自踏着青石砖块铺成的路,往前走着。
  
  秦风凛还是跟着。他就这么守了陆北冥一辈子。







。因为好久没看这漫画了,设定快忘完了233
。求评啦QAQ
。写的差我的锅,ooc也是我的锅

【优散】记忆回收(三)

。要完结啦,本来就是个小短篇233
。还会有个巨虐番外……吧。也许……
。不用说了ooc我的锅!
。食用愉快









  今天也过的很平静,只是平添了一份淡淡愁绪与寞然感而已。
  
  散人照常上完课,疲倦地回到家中打开电脑。最近课程不少并且难度还相当大,心理的重负再加上身体的劳累让他一再陷入低谷。他握着鼠标的手甚至有在微微发抖。
  
  总算是有时间看看微博。这种打击曾在并不很久的以前发生过,像是有了抗性一般,他能够比以往的自己更好的处理自己的心情。而且不知怎的,他好像没那么失落了。
  
  微博私信果不其然被刷爆,散人大致浏览一下,基本上都是“别伤心”之类的内容,也不乏有发长长一段话来安慰他的。散人随意回复一两个人,才揉揉眉心,点进自己的主页。
  
  就他转发的那条微博的转发和评论量来看,大致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吧。
  
  居着热评第一位的就是一个长评,满满一大篇密密麻麻霸占了自己电脑屏幕的一大半。散人犹犹豫豫,手在空中举起又放下,才颤巍巍控制鼠标打开。
  
  “曾经的优零散……”
  
  别啊……别这样……
  
  “我爱的三个人,只剩下了……”
  
  不要看了……拜托……
  
  “我看到散散的微博,第一反应竟是「优大那样的人怎么会死呢」……”
  
  我也是啊……
  
  “我知道散散会因此而伤心,甚至比上次更胜,优散二人的羁绊之深远毕竟不可估量,彼此作为最重要的朋友也不为过……”
  
  对……但也不对……
  
  
  
  
  
  
  散人翻下去,越翻到后面越是心惊,而终直接退出微博不敢继续。文字带给他的影响实在太大,失去朋友的感触重新被唤醒。也许优瓦夏在他心中并不及所写中的那样分量重,但另一种莫名的惧怕充斥了他的内心,在身心骨髓里横冲直撞,仿佛噬心般将他吞噬。
  
  这是他觉得不对的地方……就是这里……他的记忆告诉他优瓦夏没那么重要,但他的所有情感却被优瓦夏生生占去了。所有的,或喜或悲,或怒或嗔,无一例外。这个比例不对。
  
  他冷汗浸透衣衫,细腻的棉质卫衣紧贴在后背上,纠缠着,迷迷茫茫模糊不清。皮肤所感受到的细微冰凉的刺痛感令他头脑有些发昏,房间里只可听闻他的极速心跳和同时加快的呼吸。
  
  他像是突然被什么击中,好像不属于他的一些陌生记忆和画面在脑海里呈现。
  
——「我死了,但你会梦见我的,以后都会。」
——「没关系,明儿晚上再见。」
——「散人,我喜欢你。」
——「我也不想,但有些事的确要做。」
  

——「我……会永远记住这个时刻的。」
  
  
  脑袋很痛。
  
  这是谁说的?说的是谁?
  
  脑海里的那模糊身影,是优瓦夏吗?不记得了,自己只和优瓦夏见过一次面,完全不记得了。那为什么忘不了呢?为什么那么熟悉?
  
  梦到你吗?就因为这个吗?
  
  那我……不做梦就可以了吧……?
  
  
  
  
  
  普通人在散人家里来,看到昏倒在地的散人着实吓了个不轻。
  
  急急忙忙打了电话通知散人家人,又赶忙送进医院里去检查。结果事还好不大,只怪散人自己作贱了自己,足足三天睁着眼没睡。
  
  普通人不知道原因,但散人毕竟自己有思想。好心好意站在朋友的角度批评了他一下,再然而自己也有些心疼地捻好医院的蓝白被子,告诉他再好好睡几觉就可以立马回家了。
  
  散人不说话,乖乖受了他的照顾,也乖乖闭了眼,但普通人总觉得哪里有不对劲。
  
  绝对是有的。普通人本来就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果不其然。当时情况急,普通人就在医院记的自己的名和电话号码,结果才过两天又给他打了电话。他再次赶到时,已经有散人的父母坐在床前,严肃地盯着散人。
  
  这可真不像一个对虚弱的人的态度啊。普通人暗地里吐吐舌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怯懦懦走过去也抓着把凳子坐下来。
  
  散人父母看着他来了,脸色轻松了些,但仍在绷着,提了句:“你们是朋友,来,你来劝劝他好了。”
  
  普通人赶紧点头,注视着他们出去带上门,才叹口气看看散人。散人却不看他,就看他的被子,低着一个头。
  
  “散散你又咋了?”普通人不太知道该怎样开口,就只好直接问了。
  
  散人这才有些心虚的抬眼望他,干笑一两声:“没、没啥。”
  
  “……你又没睡?因为优瓦夏?”普通人也只是猜。“优瓦夏”这个名称并不熟悉,说起来还有些绕口。散人身体僵硬一瞬,继而两眼望着天花板。在医院的惨白灯光下他的青黑眼圈格外显眼,很难让人想到这个充满活力的人是怎么变成这样虚弱的。
  
  普通人看散人那样儿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对他说:“为什么要这么折腾?”
  
  “……”
  
  
  
  
  
  
  最终散人还是什么也没说。他本来就是因为父母坚持才能在医院多赖一会儿,现在立马就被请回家了。普通人最终也没坚持问下去,但散人很清楚的知道——他自己也不明白其中原因。
  
  昏迷时他没有做梦,应该是。他只是觉得大脑昏沉,迷迷糊糊就醒来了。那强撑着清醒的三天不见得多难熬,隐隐的有什么东西一直暗示着他,暗示他继续睡下去一定会后悔。
  
  有些疯狂,他竟然想持续这样“昏迷、醒来”的轮回局面来保证不做梦这一条件。但身体究竟支持不住,他必须好好睡一觉,务必。
  
  这样的结局是他不想再面对的。哪怕是陌生片段里的优瓦夏,他也不忍心做出任何有损伤其人的可能的事。这绝对有联系,但悟出来却改变不了。
  
  他闭眼,再睁眼,闭眼,再次睁眼。最后的一丝丝意识像是无尽黑暗里垂死挣扎的光点一般,还是被尽数湮没了。










。改了大纲之后一点也不虐了233
。普通人我是一点也不熟的,只是需要一个这样的人物来出场……抱歉,ooc我的锅……
。我知道写的很差啦!不要打我!骂我就行!(x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然而自己并做不到hhhh

夜曲:

冰云__沉迷野狗无法自拔:



沉迷于中也的帽子底下:



妖艳贱货木易子: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想成为其中任意一种人。

天唱魔音:

在LOFTER上我最敬佩两种人——不加任何标签作品热度也能上百的人;文字无人问津却依然坚持写作的人。

前者,实力不需炒作;后者,前进不需掌声。

优散情人节快乐~\(≧▽≦)/~
性转有
因为没时间肝贺文了所以随手摸个鱼233
【对了关于记忆回收那个坑啊……我因为不满意大纲,就把还没发的第三章删了……然后又要重新写。。。上学之后的确手机很难拿到,所以更新会!慢!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