緑菥之人

v+厨,渣渣写手一枚,cp主龙绫/言洛/星心/优散/DK/狼烟。
所有cp宁拆不逆,对家都是仇人。
不吃任何形式的绫受/龙牙受/优瓦夏受/Dump受/妖狐受,不吃3p或多p
欢迎扩列!有小伙伴愿意一起玩儿吗ww
【会属于我么?】

【龙绫】净化

。虽然和圣诞没有关系,但还是当做圣诞贺文好了●v●
。前方长篇幅高能,10000+,虽然有些长但还是希望大家看的稍微认真一点点,毕竟伏笔还是有几处的……
。没错是魔法世界的设定~☆★但好像雷这个的人不少……
。渣文笔出现,注意了!










        乐正绫不停地挥起手中的剑,又不停的因为充满魔力的闪电被击退落下。举剑,挥斩,格挡,一直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十分流畅,但是却越来越急促,被击退得越来越远,身上流转的火系元素速度越来越快。
       
        她在战斗的间隙中微眯着眼,隔着雪雾看向眼前与她战斗的魔族。那魔族正咧嘴笑着,手上施展的法术毫不留情落下,却又再次被格挡。魔族不恼也不急,饶有兴趣的看着乐正绫的抵抗。
       
        对,在抵抗。乐正绫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在极地冰川会遇见级别那么高的魔族,这些魔物干嘛没事来这么一个除了冰和雪什么都没有的极寒地带。但她也没心思去想这些了,集中精神,勉强应付魔族更强的打击。
       
        突然一个破坏力极强的高阶法术打在了她的右手,乐正绫手中拿着的剑终于禁受不住被打下。她后退几步,又有一到闪电带着火花追着袭在她的腹部,终于支持不住地倒在冰凉无垠的白色雪地上。
       
        乐正绫抬头看见了魔族依然开心的笑容和一道电光。她用受伤的右手捂住烧焦的小腹,左手捡起剑挡在面前,做出最后的徒劳抵抗。
       
        她想,不出意外的话,她就要死啦。
       
       
       
       
        结果出了意外,魔族也以为可以消灭眼前人类的时候,他的那一道电光,被打断了,被强制打断了。
       
        一般来说法术是不会被强制打断的,如果没有命中目标,除了闪避,要么和另一个法术相撞在一起,要么被屏障类的防护、盾法术抵抗。被打断只会有两种少有的情况,一是法术施展期间施咒者被严重攻击,二就是对方灵力掌控能力远超你,光用灵力而不用元素法术就可以成功打散。
       
        魔族看了看自己毫发无损的自己的身体,想是有一个厉害人物来了。他无法从灵力里读出那人的魔法元素,只好展开元素视野,发现了那人就在他的左后方。
       
        魔族很有眼力见的收了手,转向那个方向迅速拉开距离,发现打断他的也是魔族,深紫色的瞳色暗示着那个同族拥有强大的力量。
       
        “阁下……这是要干什么?”魔族尝试性开口,“还以为是这人族女孩的什么长辈来了,阁下同为魔族,为何要阻拦?”
       
        那个神秘魔族有着黑白相间的头发,这在魔族里很稀奇,因为魔族大多都是紫发紫瞳。这辨识度太高,魔族想了想立马得出一个名字。
       
        “乐正龙牙……对吧?”魔族小心开口。神秘魔族点了点头。
       
        乐正龙牙没做什么别的,看向雪地上半跪这的少女,淡淡说:“收手吧。”
       
        “你想多了。”魔族得知对面是乐正龙牙,反而没了顾忌,咧嘴一笑,懒洋洋开口道,“你可是要争夺邪灵之血的对手,现在不处理还等到什么时候。”
       
        乐正龙牙元素控制力强,这位魔族也是知道的,被打断也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实力和他也差距不大,没怎么想就向着这个假想对手冲了过去,却被对手的刀一挑而坠落在雪地上,紫红的血液渲染了白色的地面。
       
        乐正绫心悸地看着,大口喘着气,她不知道攻击她的魔族是谁,也不知道间接救了她的魔族是谁,但她知道,这个叫乐正龙牙的很厉害,非常厉害。她没有光明、水和木元素,不能进行自我治疗,只得用灵药止血,却缓解不了痛苦,不禁脸色发白。
       
        乐正龙牙像是发现乐正绫的痛苦,不管那个挑衅的魔族,走过来念了一串咒语。乐正绫听出来这是洛天依常念叨的高阶光明系治疗咒语,也不知道这魔族怎么会这个,说:“谢谢,你没有光元素。”
       
        乐正龙牙愣了一下,不明感情的低了一下头,任乐正绫自己折腾,他看向那个魔族。那魔族正匍匐在地上,血液不断流出,有些阴狠的瞪着乐正龙牙。
       
        “杀了我。”魔族沙哑地开口。
       
        乐正龙牙只是摇摇头,说:“你不该动手,走吧。”
       
        “哈、哈哈!”魔族大笑,“魔族本来就是残忍的种族,怎么会放挑衅自己的人走?!”魔族渐渐止了笑,静静看着乐正龙牙:“你也是一个魔族啊,残忍是魔族的天性。”
       
        乐正绫听着心里发寒,忍不住看了那魔族一眼,发现魔族也看向了她,眼里带着无尽的狠毒与怨恨。
       
        “呵呵。”乐正龙牙不明感情的笑了笑,乐正绫听着总觉得他的笑声悲伤的很。
       
        “你说的也是。”乐正龙牙说。
       
        刀起,刀落,灰飞烟灭。
       
       
       
       
        乐正绫不敢惹怒乐正龙牙,就因为他在斩杀那魔族展现出的超强实力。尽管现在看来对方貌似真的是在救她,但她也不敢妄下定论。
       
        所以她及其小心的简单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上,勉强站起来,抬头看了一眼一直等着他的乐正龙牙。
       
        “你怎么回去?”乐正龙牙问。
       
        乐正绫显然没想到他会开口,愣了一愣,说:“我是来执行委托的,那个方向……”乐正绫指了指雪花弥漫的天空中隐约可见的太阳所对的方向,“哪里有一个人族的中转站。”
       
        乐正龙牙点点头,没说什么,就往那边走。
       
        “诶——你要去?”
       
        “嗯。”乐正龙牙说,“我救了你,现在又送你回去,你就只答应我两个条件,好不好?”
       
        乐正绫还真不知道这人要些什么条件,怕他要自己帮他统治人族什么的,连忙说:“只要不要太过分。要是太过了的话,我会拒绝的。”
       
        “好。”出人意料的乐正龙牙答应了,“你带我去见你们圣灵仕,就可以了。另一个,先留着吧。”
       
        “你见她干嘛?”乐正绫的表情有点怪异,“是不是她杀了你什么魔族伙伴你要去找她报仇?”
       
        “不是,我要让她净化我。”乐正龙牙老老实实说了真话。
       
        乐正绫的表情更古怪了:“那你是她的跨种族倾慕者,有着扭曲而又强烈的爱,想要在她手中慢慢死亡的痛苦下诉说爱恋?”
       
        “不是——为什么你这么想?”乐正龙牙有些不解,“我、必须要被净化,要被圣灵仕净化,不是要被那个人,只要是圣灵仕就行。”
       
        “圣灵仕不就她一个吗?”
       
        乐正龙牙沉默了,他没想到牧师职业会败落的那么快。
       
        乐正绫见乐正龙牙不说话了,也没再说什么,这个想找死的魔族茕茕孑立于白茫茫的极地冰川,让人感受到他的孤寂。乐正绫觉得就算乐正龙牙真的是喜欢那个人想被她亲手杀死,也应该满足他,让他空落落的心里多那么一点东西。
       
        “好,我答应你了。”
       
       
       
       
        乐正绫一回到中转站就被冲上来的洛天依和言和一把抱住,洛天依更是哭的梨花带雨。她的这个青梅竹马对她依赖得很,乐正绫能够想象洛天依内心是有多担心。
       
        “唔啊啊啊啊!阿绫……你、没事太好了啊!”洛天依头埋在在乐正绫肩上,泪水不止地流下,浸染了乐正绫烧的半焦的红白剑士服。乐正绫只是不停的抚摸洛天依的头,说不出什么话来安慰她。
       
        言和略微冷静地站在旁边,看见后面跟着的一个人,抬头一看,发现是一个比她们略大四五岁的男子,有着黑白相间的奇异发色和——紫色的眼瞳!
       
        “魔族!?”言和低喝一声,快速后退拉开距离。
       
        这人当然是乐正龙牙,他也没说些什么,点了点头,相当于承认了自己是魔族。他拉了拉乐正绫的辫子,意思是让乐正绫来解释。
       
        “言和,他救的我。”乐正绫松开怀中的洛天依,此时的洛天依也已经和言和站在了一起,有些警惕地看向乐正龙牙,脸上还有着泪痕。
       
        言和一听也放松了些,低声问:“魔族干嘛救你?”
       
        “额……”乐正绫其实自己也不太清楚,半天才憋出来一句“为了一个交易,嗯,大概。”
       
        看见洛天依和言和还是有些不明所以的神色,乐正绫组织了一下语言,用了几分钟时间解释了一下。
       
        “我觉得你要么喜欢战音。”言和说。
       
        “要么就是喜欢我家阿绫。”洛天依说。
       
        战音?乐正龙牙愣了,他没听说过这个名字。这是现在唯一的圣灵仕?他认识的那几个家伙呢?也堕落了?
       
        “战音是现在的唯一圣灵仕,她也是才成为圣灵仕不久的,要不是她是个哑女让极少数人不支持,早就该上台了。”乐正绫在一旁很贴心的解释。
       
        乐正龙牙理解的点头,向洛天依言和反驳道:“我不认识战音。”
       
        洛天依也没想到乐正龙牙会这么认真的回答,不禁莞尔,说:“龙牙大哥你还真是可爱。”
       
        乐正龙牙也没搞懂她是夸自己哪点可爱,但既然是在夸自己,也就说了一声“谢谢。”
       
        乐正绫也被逗笑了,说:“好了,该回城了,把彩瞳带上。”
       
        “好。”乐正龙牙也不管乐正绫是从哪里变出来的彩瞳,试着戴上,说着“叫我龙牙就好。”
       
        “你这是在占我便宜吗?”乐正绫和乐正龙牙熟了之后发现这人其实真的可以欺负,也就放开了“嗯,龙牙。”
       
        从中转站回城的一小段路程中是没有几个人的,可没走多远人就变得多了起来,到了赫希城门,人已经挤在了一起。天气也才从极地冰川的极寒渐渐转暖,天空中的雪花也渐渐消失。
       
        乐正龙牙的头发的确吸引了不少注意,不过还好他的发色和普通魔族的深紫色头发不一样,要不然乐正绫可不知道去从哪变一个假发出来。
       
        乐正绫凭借着大剑师的身份很容易进了城,言和也拿出自己法灵士的法徽,洛天依则靠着自己的牧师证书过了。
       
        守城的战士穿着和乐正绫身上款式有些像的战衣,外面裹了一层薄甲,他看向乐正龙牙,伸出了手。
       
        乐正龙牙掏出了一张卡递了过去,本来准备上前去忽悠的乐正绫停了脚步,仔细辨认着,看出这是她们读魔法学院时都有的 校卡。乐正绫不禁嘴角一抽,这又是从哪里变出来的。
       
        守城的战士接过来一看,果不其然是校卡,上面印的照片的确个面前的这个男子面容很像但是——发色不一样啊!照片里是黑色的!
       
        “你的头发,怎么不一样?”
       
        “染的。”乐正龙牙答的很快。
       
        “好吧,你进去吧。”尽管觉得很可疑,但身边检测灵力属性的水晶球什么表示也没有,守卫也说不了什么,就让乐正龙牙过了。
       
        乐正龙牙从厚厚的城门中的间隙穿过,那座熟悉的城市展现在他的眼前。他觉得连呼吸的空气也变得熟悉了起来,属于他的一切曾经都在这里,现在也能在这里,只要他找到圣灵仕。
       
        乐正绫看他呆了的模样,踮脚在乐正龙牙的眼前挥了挥,小声问到:“你那张卡怎么来的?”
       
        乐正龙牙把手中的卡递给乐正绫,却摇摇头说:“不说。”
       
        所以这是给你看可以但我不告诉你的意思吗?乐正绫嘴角一抽,但她也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习惯,让乐正龙牙收好校卡,没再追问了。
       
        “等我被圣灵仕净化了,我就告诉你。”乐正龙牙看见乐正绫背过身去,连忙补充了一句。乐正绫自然是听见了,心想等你净化了就死啦,还告诉我什么啊。
       
        言和站在那半天发现那两人还在那嘀咕着,不禁无奈道:“还在干嘛呢,走吧回家里,星尘不知道等了多久。”
       
        乐正绫想象出那个占卜师忍怒等了半天没等到人的样子,心想回去后又要被骂几句“你们这些负心汉害我等那么久是勾搭谁去了嗯?!”之类的。
       
        乐正绫也不敢多想,拉着乐正龙牙的手腕就跟上洛天依和言和的脚步,丝毫没有注意到乐正龙牙盯着两手相交的地方,像是被什么震悚到的样子。
       
       
       
       
        路也不长,乐正龙牙随着她们兜兜转转几圈就进了一个外表十分普通的房子,而房内不得不说真的是很漂亮,想不来这几个女孩子还很爱美。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这是法灵士毕业后学院派发的房子,可以住三个月让你没找到工作时落脚。布置就是这样,谁知道为什么那个布置房子的阿姨这么有少女心,华丽丽的鲜花和魔植装点在房间的每一处角落。
       
        淡紫发少女站在桌子旁,忍怒看向门的方向。“哟,知道回来?”
       
        “星尘……”洛天依上前,一把抱住那少女,对乐正绫使眼色。
       
        乐正绫点点头,拉着乐正龙牙往内屋走,打开一扇门,乐正龙牙看过去,打量了一下,这应该是一直没人住的房子,现在暂时就交给他了。
       
        乐正绫对他点点头,踮脚拍拍乐正龙压的肩膀,出了房间关上了门,留乐正龙牙一个人在房间里静默。
       
       
       
       
        乐正龙牙还清楚的记得,他变成魔族的时候。他故意让这段记忆很清晰,一到安静的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会轻而易举的回忆起,那个邪灵法师。
       
        那时他是去讨伐入魔的法师,跟着光明神殿的人一路。他与另外四个人编为伐魔104号组,他们等级普遍较高,都是些魔导师以上级别的魔法师。法师,和魔法师,是不同的,魔法师是入了魔的法师,是必须要被清理的,因为他们曾是人族,多少知道点人族机密,为了不被泄露出去,组成了这次的伐魔行动。
       
        可这次情报出了问题,几个魔导师级别的魔法师之后,遇到了邪灵法师,一个早就绝迹了的法师的分支。此时他们却遇到了,等级还尤其之高。
       
        那四个较弱的光明神殿的人死的很快,最后没多久就只剩乐正龙牙一个。但毕竟人多,那四人死之前也让邪灵法师受了不小的伤,自己又是最克制邪灵法师的纯粹光属性,很快占了上风。
       
        邪灵法师一点也不慌乱,仿佛即将死亡的不是他一样,他咯咯笑着,一动就有骨架摩擦的酸人的嘎吱声,他开口,发出的尽是沙哑难听的声音:“你很强,是未来牧师的希望吧?”
       
        乐正龙牙不说话,手上的法术狠狠砸下来。
       
        “那我也值了。”邪灵法师还是咯咯笑着,周身的气场却浑然一变。乐正龙牙知道这是要用什么秘法的前兆,陡然拉开距离,邪灵法师却冷不丁跟上,乐正龙牙能感受到耳边阴寒的气息。“躲不开的。”
       
        乐正龙牙只觉得一束灰黑色的光线洒在他的身上,被照到的地方火辣辣的疼,深入到骨髓,一层一层,仿佛要完全进入他身体里。现在乐正龙牙甚至还有心思想,魔物被净化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
       
        乐正龙牙在不可忍受的剧痛中微微睁开眼,发现眼前的邪灵法师正在渐渐化为灰烬散入空中,邪灵法师似乎也在承受巨大的苦痛,声音有些发抖:“代价很大,是不是?这是什么法术你也是知道的吧?”
       
        乐正龙牙心里一惊。对,他的确知道……
       
        邪灵法师很满意乐正龙牙的反应,再次咯咯笑了起来。但这笑声乐正龙牙听的不真切,因为他已经思绪模糊了,同样模糊的视线里邪灵法师也已经将近泯灭了。
       
        “你堕落了。”邪灵法师最后的话宛若魔语,在乐正龙牙心中盘旋。
       
        在经历了漫长的疼痛过后,乐正龙牙晕了过去。他做了一个长达50年的梦,梦里只有一个声音一句话在不停重复着。
       
        “我堕落了。”乐正龙牙对着镜中自己的紫眸和黑白相间的发色,喃喃低语。
       
       
       
       
        “星尘……”洛天依趴在星尘身上,哭诉着这次行动的危险。星尘僵硬的任由洛天依抱,听完了也就放松下来,没说什么了。
       
        “好了好了,这次竟然遇到大魔导师级别的魔族,还真是意料之外。”星尘叹口气,随即有些兴奋地开口:“这次的幸运物有没有起到作用?我可是认真占卜了的!”
       
        乐正绫不露痕迹地瞟了一眼乐正龙牙房间的方向,想起了那个彩瞳,点头:“对,这次可起了大作用了。”
       
        “是吧是吧?!”  星尘一说起她的占卜就会很情绪化,“那是,我可是占卜师的希望!导师还准备让我去参加一次大型占卜,听说很重要呢!”
       
        “什么?”言和也起了兴致,问。
       
        “是关于五十年多前讨伐魔法师时被讨伐的一个邪灵法师的,听说他死时留下了两个东西,一个是邪灵之血,还有一个至今没人知道……”星尘压低声音神秘道,“后天导师要集全占卜师之力预测出来,我要作为主力加入!”
       
        “好厉害……”乐正绫感叹了一声。
       
        “救你的那个人族在哪?”星尘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向乐正绫问到。
       
        乐正绫指了指乐正龙牙所在的房间。她们为了以防万一对星尘说了假话,毕竟星尘的导师和光明神殿关系紧密,该防的还是要谨慎些才好。
       
        “他进来了?”星尘皱了一下眉,“他要借住?”
       
        乐正绫点点头,心想也借不了几天了,找到战音后就得死啦。
       
        待星尘走后,乐正龙牙才从房间里出来,张口就问什么时候才可以去找战音,看样子是急的很。
       
        “够了吧大哥,”乐正绫翻了一个白眼,“战音这两天你是找不到的。你们魔族的邪灵之血不是要出现了吗,你知道吧,对,就是后天,魔族天天煎熬着等的那一天。她要做防范,免得人类被殃及。”
       
        “哦,好吧。”乐正龙牙老实的点头,问到:“你们是不是不希望有魔族拿到邪灵之血?”
       
        “谁会想?”乐正绫摆手,“魔族强大对我们来说不是好事情。”
       
        “你想……出去玩儿吗?”乐正绫扑闪着眼睛,嘴角咧开一笑,指向门外。
       
       
       
       
        赫希城和以前比起来区别很大,但一些中心建筑和景物是不会有太大改变的。所以乐正龙牙被乐正绫领着到处转悠顺便给自己解说什么的,还是感觉很奇异。
       
        乐正绫自己也不知道她所介绍的对象比自己还要了解这里,玩得很开心。她很喜欢和乐正龙牙在一起,因为这人不会做多余的事,要么认真的听着,要么直视她的眼睛示意她说下去。和乐正龙牙呆在一起让她的心情很舒畅。
       
        最后他们逛到了光明神殿。
       
        这时,更加强烈的熟悉感扑面而来,乐正龙牙似乎还是那个常来光明神殿的自由牧师,待他进去后还会有人对他磨破嘴皮子请他加入光明神殿,或者说服他参加一个委托。
       
        光明神殿还是那个样子,简单却具有威严的白色调建筑,身着神使服的守卫静静立在门的两边。这里,是过了五十多年也不会变的地方。
       
        乐正绫笑了笑,说:“这里就是光明神殿啦,圣灵仕战音就在这里面。你现在可别想进去,没有光明神殿的徽章是进不去的哟。”
       
        乐正龙牙想起以前神里的主圣灵仕交给他的徽章,却被他毫不在意的扔在了臭水沟里。
       
        “再等两天,你就能……”乐正绫说着,却突然被乐正龙牙打断了。乐正龙牙突然有些正经的抓着她的肩膀,一字一顿的说:“明天我……可能要出去、出城。”
       
        “哦?”乐正绫微眯着眼,“是为了邪灵之血?”
       
        乐正龙牙再次很诚实的点头。
       
        “乐正龙牙,你知道我不会帮你做对人类有害或有威胁的事情。”乐正绫把放在她肩上的手轻轻移开,火红的眸子微眯,紧紧注视着,“我会检举你的,这很危险。”
       
        “你要信我,求你。”乐正龙牙拿开手,“求你了,我要回来。等我回来了,我告诉你一切。”
       
       
       
       
        乐正绫也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她觉得自己似乎是被骗了,但她又觉得乐正龙牙不会骗她,又或者说,她觉得被骗了也没什么。
       
        如果是被那个人骗的话……也没什么?!乐正绫被自己的危险想法吓到了,但又说不出什么,那个人已经走了,自己还能做什么?
       
        乐正绫想了想,展开了自己的元素视野。
       
       
       
       
        乐正龙牙出城以后去了昏暗之地,哪里是魔族的聚集地,他尝试着展开魔族的蝠翼,结果很容易的成功了。他这次要去抢夺邪灵之血,之前本来是去极地冰川寻找冰晶石强化自身,却给乐正绫她们拿去完成委托了。他也不知道凭借自己拿不拿得到。
       
        但他没时间想了,他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他必须走完。
       
        乐正龙牙逐渐深入森林,身边的魔族越来越多,甚至已经有争斗起来的声音。乐正龙牙尽全力收敛气息,为了不过早的吸引敌人,他甚至连元素视野都没展开,全靠敏锐的感官感受周围的情况。
       
        到了……乐正龙牙抵达森林中心,那里聚集的大量的魔族,这里的魔族没有争斗的迹象,他们为了保存实力,为了破晓的那一个刹那而沉默着。
       
        乐正龙牙感知四周,不禁心中凛然。这里的,全部在大魔导师以上,甚至还有接近魔神水平的。
       
        等待很漫长,但也很快,身边的魔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得更多了。魔族们的气息彼此可闻,除了沉默就只有沉默,全都极有默契的盯着森林的正中央的一小块没有魔族的空地,等待阳光穿过蹭蹭黑叶照抚在上面。
       
        终于……开始了!
       
        当那里出现了一小个光点的时候,魔族们就像突然被点燃了导火线,这场战争猛然爆发。这是一场混斗,没有敌我,只有不停的争斗、法术撞击!
       
        乐正龙牙发现身边本来还安静站着的魔族现在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周身都是强力的法术漩涡,尽管乐正龙牙没有出手,但还是会被波及,也有魔族主动出击。乐正龙牙没有参与,只是躲避和防御 。
       
        这么多强大魔族的争斗破坏力自然不小,身边的树木尽然倒下,已经有魔族受了重伤逃离,也有不少死去的魔族。有魔族想要在一旁观战,最后来坐收渔人之利,却也被强制性的卷入其中。
       
        乐正龙牙不知道这混沌的状态持续了多久,只是在无止境的防御和躲避之后,兵器相撞的声响渐渐止了,血泊中只剩下两个人。
       
        对面的魔族一看就知道是经过厮杀后留下来的,身上有不少伤口,沾满了鲜血。魔族深紫色的瞳子昭示着他的强大,此刻正危险的看着乐正龙牙。
       
        “对不起了。”乐正龙牙默念。他没受什么伤,也没消耗什么实力,轻易的走向前,斩杀了那魔族。
       
        邪灵之血真的就是一滴血的模样,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稀奇的,但乐正龙牙却能感受到它散发的巨大能量。
       
        乐正龙牙没有吸收,而是将它收入空间戒指。他这才有了一丝丝真实的感觉。许久转过身,却看见了他最不想看见的人。
       
        “乐正龙牙,”红瞳的人族剑士笑着,声音却在颤抖,“你真能耐,真的是来抢这玩意儿了?”
       
        “绫……”乐正龙牙第一次喊这个名字,“你不该来……很、危险。”
       
        乐正绫不说话,也不做什么动作,静静看着乐正龙牙慌乱的样子。才慢慢开口说:“这不重要……”
       
        乐正龙牙走向乐正绫,猛然抓住乐正绫的手腕,声音不受控制变大的:“这不重要?!你的安危不重要?!”
       
        乐正绫一愣,看向两人相触的地方,乐正龙牙也才反应过来,像碰到火一样赶忙松开,闷声问:“你怎么追来的?”
       
        “彩瞳,我在上面附加了我的元素灵力。”乐正绫低头,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回去吧,清理干净。”乐正绫往回走。
       
       
       
       
        星尘准备了很久,终于到了这次占卜开始的时候,整个人都兴奋得不得了。看的导师星絮也不禁哑然失笑,也不得嘱咐了她一句要好好发挥。
       
        整个占卜师协会的高阶占卜师都集中在这会堂之中。会堂很大,这个是个用暗夜石所筑成的建筑,萤石被镶在了里面形成星图,闪烁着光芒。
       
        星絮在占卜师们所围成的圈的中央,星尘有些紧张的站在她身边。星絮示意占卜师们集中精神,首先吟唱起咒语,手中权杖隐隐发出光芒,元素之力汇聚在半空,渐渐形成一幅赫希城的地图,而且还在不断扩张延伸。占卜师们渐渐启声,互相唱和,合为优美空灵的旋律,整个大陆都呈现在了虚幻灵力所组成的地图上。星尘这时开口,轻轻哼着,双手对着地图呈托举状。
       
        四周墙壁里的萤石亮了起来,所组的星图开始变幻,星尘集中注意观察星图,在地图上用元素灵力编织着同样的图像。地图中有两点突然亮起来,重合在一个地方。星尘赶忙望过去,在心中回想这个地方,得出的结果却使她震惊了,愣住半天没有动作。
       
        “星尘,快看!看啊!在哪?!”星絮大声提醒着她的学员。
       
        “星尘?在哪?!”身边的占卜师也有人催促。
       
        “在、在我家……在我们家里。”星尘喃喃自语。
       
       
       
       
        乐正龙牙和乐正绫已经回来有一会儿了,洛天依和言和还没回来,两人相对无言,都沉默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子的门突然被撞开,一群人强制性挤了进来,乐正绫震惊的看过去,勉强辨认出星絮,几个光明神殿的人和低着头站在星絮身后的星尘。
       
        领头者身着光明神殿特有的神使服,看向星絮手中托着的灵力所组成的虚幻司南,赫然指着乐正龙牙的方向。
       
        领头者不客气了,默念一个咒语,手中陡然出现一个光绳,一端被他抓着,另一端自己冲过去把乐正龙牙的双手缠起来束紧。
       
        “走吧,你被逮捕了。”
       
       
       
       
        乐正绫也因为有隐瞒嫌疑被带走,两人被押送到了光明神殿里。乐正绫对这里不陌生,洛天依隶属于这里,所以她也经常来。乐正龙牙更不用说,如果不是手上绑着的绳子提醒了他 不然他可能还会出现他回到了从前的幻觉。
       
        乐正龙牙的彩瞳被摘下,露出原来的紫色眸子。那群人领着他们深入,一路上有牧师在往来,看见乐正龙牙无不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在城里见过魔族了。
       
        到了内殿,乐正绫看见了层层阶梯上的战音。战音不露痕迹的看了一眼乐正绫,没做出任何表情,手中权杖一挥,元素灵力在半空中汇成一句话“怎么?”
       
        星絮走先前,说:“圣灵仕,这是邪灵法师留下的另一个异象。”
       
        元素消散又重组:“怎么进城的。”
       
        “他的灵力里感知不出黑暗元素,用校卡和彩瞳蒙混过了关。”
       
        “校卡拿来。”
       
        星絮把搜出来的校卡用灵力送到战音手上,战音一看,神色有些复杂,灵力变幻:“您是乐正龙牙?”
       
        乐正龙牙看见这句话,愣了愣,点头。
       
        “您还活着,您怎么了?”为什么会从一名牧师的最高级圣使变成魔族?
       
        乐正龙牙摇头。
       
        战音叹了口气,手杖又一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还是要按规矩办事。前辈,失礼了。”
       
        “明日死刑处理。”
       
        乐正绫被惊吓到了,两眼注视着死刑这两个大字,有些不敢相信。
       
        “我可以自己选择么?”乐正龙牙开口,“你来净化我。”
       
        战音一愣,点了点头。
       
       
       
       
        乐正绫因为战音的偏袒和乐正龙牙的说辞而无嫌疑释放。她也因此能亲眼去看乐正龙牙的死刑执行现场。
       
        呐,你的目的达到了是么?乐正绫咬着下唇,看向圣台上跪着的乐正龙牙。
       
        乐正龙牙的神色很平静,他似乎等了这一天很久,甚至隐隐有些兴奋。一旁的牧师交给战音她的手杖,说:“时候到了,天堂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赫希城的人民在台下看着,乐正绫不知道洛天依和言和在不在,她现在似乎只能看见台上的乐正龙牙,身边一切都是虚幻,乐正绫隐约觉得乐正龙牙不会死,但是净化对于魔族来说是生不如死的刑法,能够致死却及其缓慢,虽然缓慢,但疼痛丝毫不减。它作为最基础的牧师技能之一,几乎所有牧师都会。
       
        战音静静看着乐正龙牙,手中权杖向他轻轻一点,一束白光洒在他的身上。乐正龙牙只觉得被照耀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他想起曾经自己经历过的一次灾难,让他由一名圣使变为了如今的魔族。
       
        邪灵法师以为他堕落了,但他不知道乐正龙牙还知道一种变回来的方法,就是被圣灵仕或级别以上的牧师净化。
       
        白光照过的地方没有泯灭,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更加洁净。魔族白的有些病态的皮肤在被照后恢复血色,紫色的瞳子变为墨绿。
       
        当净化结束的时候,乐正龙牙才变为以前的样子。
       
        我回来了,他感叹到。乐正龙牙看了一眼乐正绫所在的方向,意料之内的看见了她不可思议的神色。心想,我会给你解释的。
       
       
       
       
        当时, 人群沸腾起来,甚至战音和牧师们也摸不清状况,在净化后魔族活了下来还变为牧师,这从来没有过先例。
       
        光明神殿的人在战音的指挥下带着乐正龙牙迅速回神殿。战音不知道为什么乐正龙牙会变成魔族,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变了回来,但她明白肯定和那个邪灵法师脱不了关系。
       
        果不其然,听了乐正龙牙的叙述,他被堕落秘术变为魔族,昏迷五十年,恰好他又知道一个解决的方案,就回来找圣灵仕净化他。战音也不麻烦乐正龙牙了,将他释放,放回到乐正绫身边。
       
        “告诉我吧。”乐正绫看他,一副要讨个说法的样子。
       
        “嗯嗯。”乐正龙牙老实的点头,“我以前是个牧师,去执行……”
       
        乐正绫听着乐正龙牙的漫长叙述,像是进入了一个奇幻的境界,她似乎到了乐正龙牙的世界里,在他的回忆中看他的一切,跟着他去伐魔,看着他堕落的那一刻心里止不住的疼,和他一起被净化,看着自己变回来的身体高兴的不能自已。

      “你的邪灵之血呢?”乐正绫问。

      “上交了,这对人类来说不是好东西。”
       
        “太……善良了。原来你是这个样子啊。”乐正绫抚摸着乐正龙牙的头发,望着他的绿色眼眸。
       
        乐正龙牙皱眉,说:“不是,以前是全黑发的,没想到这个变不回来了。”
       
        乐正绫噗嗤一笑,说:“我又不是指这个。”
       
        “那指什么?”
       
        “原来你是这样的。”乐正绫微微笑着,红色的眼眸中蕴含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深情,看得乐正龙牙快要陷进这盈盈秋波之中。
       
        沉默许久,乐正龙牙问了个问题:“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好不好?”
       
        乐正绫一笑,说:“只要不要太过分。要是太过了的话,我会拒绝的。”
       
        “这次你可不能拒绝!剩下那个的条件都还没履行呢。”
       
        “好吧,什么?”
       
        乐正龙牙微笑着拉过乐正绫的肩膀,很认真、很认真地说:“和我在一起。”
       
        乐正绫感受不到其它的了,世界好似一下子安静下来,就只听得见这一句话,就只看着见眼前这一个人。
       
        “好,我答应你了。”
       
        这颗空落落的心里,有我了。











。因为写的有些急,所以不是特别的好,而且没时间改,以后会换源的。。
。很抱歉的是这可能是期末之前的最后一次更新了,中v的校园日志可能暂时会坑一小段时间。。
。依旧求评⁄(⁄ ⁄•⁄ω⁄•⁄ ⁄)⁄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