緑菥之人

v+厨,渣渣写手一枚,cp主龙绫/言洛/星心/优散/DK/狼烟。
所有cp宁拆不逆,对家都是仇人。
不吃任何形式的绫受/龙牙受/优瓦夏受/Dump受/妖狐受,不吃3p或多p
欢迎扩列!有小伙伴愿意一起玩儿吗ww
【会属于我么?】

【优散】记忆回收(一)

。开了一个小短篇【二哈】
。这个梗来自于b站的av8488655,中V乐正绫的那首歌,评论区有具体点的故事解释
。有点虐,注意了
。当然最虐在后面啦
。这次写的很短……抱歉……
。食用愉快








  优瓦夏死的很突然。
  
  所谓天灾人祸和不可抗力,散人怨不得谁。上海台风不少,但鲜有严重的,这一次真的纯属意外。死了两万多人,为什么就不会有优瓦夏一个在其中呢?
  
  但为什么有呢?散人想不通。
  
  为什么呢?为什么啊?
  
  散人不爱哭,他内心是倔强、坚强的,这让他坚持下来很多事。能够弄哭他的人,想了想也就只有优瓦夏了。以前活着的时候就总爱欺负他,到现在死了还不让人省心。
  
  他也想骂优瓦夏混蛋,可惜没了那个回他一句傻蛋的人了。再没这个人了。
  
  也不能说他脆弱,他只是不能接受而已。
  
  散人照例拿出手机,点开短信和与优瓦夏的记录。打好的“晚安”,当点了发送键的时候,才弹出“不存在此联系人”的信息。
  
  他静静看着黑暗房间里独自发着惨白的光的手机屏幕,看着记录里每天准时互发的各种短信,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许他什么都没想,脑袋里只有一片白了。
  
  只是第一天而已。他自我安慰。
  
  以后会习惯的。他努力强迫自己快些沉入睡眠。
  
  
  
  
 
  结果做起来比他想象中容易的多。散人才闭上干了泪的眼没多久,就感觉身体放松下来。
  
  他还能睁眼,他觉得自己应该在做梦。
  
  所看见的地方他记得很清楚,是他和优瓦夏第一次面基的地方。当时身边行人很多,他们花了很久才找到对方,优瓦夏还说他“实在是笨”,散人没反驳,只是嘟嘴说“你也笨”。
  
  他记得他们约在一家汉堡店里,散人按照记忆中的路线,穿过此刻不存在的人群,在店里看见了优瓦夏,还是坐在以前的靠窗的位置,还是只点了一份薯条和一杯可乐。
  
  散人知道自己在做梦,但还是想哭。
  
  “你坐。”优瓦夏看见他,什么表情都没有,就指了指对面的座位。
  
  于是他就忍住眼泪,乖乖坐在那儿。
  
  “我死了。”优瓦夏很平静,“但你会梦见我的。以后都会。”
  
  散人又想哭了。
  
  他张了张嘴吧,说:“这是咱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声音在颤抖,散人说完才发现。
  
  “对,你还迷路了。”优瓦夏笑他,那副惯用的嘲讽表情依旧很气人,散人觉得他做的梦可真好。
  
  “那、那我们干嘛呢?”
  
  “说话啊,”优瓦夏说,“聊天呗。”
  
  窗外空空旷旷的,整齐的青砖排列组成的大道上只有西风滚过,细声叫嚣着。这家汉堡店也没有服务员,整个世界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人。想起那时也是,优瓦夏嫌这里人多、闹,就说“如果就我们俩就好了,还不用排队”,散人也翻翻白眼,腹诽他道“排队也是我去排的好嘛,优大少还嫌弃什么啊”。
  
  “啧。”那时优瓦夏皱眉看他。
  
  “啧。”梦里优瓦夏皱眉看他,“你发什么愣?”
  
  散人定定看优瓦夏,才从回忆中醒来。“我在想以前咱俩在这儿吃饭的事……你应该不记得了。你还让我一个人排队呢,人可多了……”
  
  优瓦夏沉默一下,说:“嗯,是,该死的还特别难吃。”
  
  “原来你也觉得难吃啊……我还一直不敢说。”散人嘴角一抽。
  
  “我又没在这儿吃过。”优瓦夏表情无辜地摊手,“散老师还挺挑剔。”他说着拿起面前的薯条往嘴里塞一根,再而满脸嫌弃地扔一边去,拿着可乐站起身来。“还好这可乐都是一个味儿。”
  
  “去哪儿?”散人跟着他站起来。
  
  优瓦夏看他一眼。“去我家吧。”
  
  此时散人就体会到了做梦的好处,原本坐车都嫌长的路程骤然缩短。这次的优瓦夏没有开车,也许就是因为这是梦。散人有一点遗憾。
  
  优瓦夏当然是看见了,问他:“你咋?这表情。”
  
  “嗯……”散人眨巴眨巴眼睛,“你这次没开车来。”
  
  优瓦夏点点头:“用不着。”
  
  “你开车很帅啊。”散人说着就脸红,把脖子一缩,刘海顺势挡住他的眼睛和红晕,只露出粉嫩嫩的耳朵在有些凉的空气内。
  
  优瓦夏停下来看他,低低笑了一声,再继续往前走着,脚步看似轻快了许多。
  
  散人跟着他到小区里。小区的场景没变,应该是没变,因为优瓦夏楼下的垃圾桶上有一个塑料袋要掉不掉,当时可把强迫症散人折磨惨了,第二天出来的时候还专门弄好。现在也是,那个塑料袋还挂在那儿。
  
  所以他停下脚步,整理好了才继续走。
  
  “你上次是走的时候才弄的。”优瓦夏很配合的等他。
  
  散人愣了:“呃、对……你怎么知道?”
  
  “我看着你走的。”优瓦夏右嘴角微微向上弯,“来的时候你也一直盯着看。”
  
  这才发现优瓦夏一直在关注自己。散人再次红了脸,他本来还说优瓦夏只知道往前走,一点都没在乎他。
  
  “因为……现在不一样了……”
  
  “嗯?”
  
  “以前……是朋友。”散人转过头不看他,先一步向楼上走。留优瓦夏一个人在回味那一句话。许久,他轻笑,跟了上去。
  
  其实散人先走是错误的,他没有钥匙,饶是优瓦夏慢他好久,散人也得等着。他就看见优瓦夏憋笑走上最后几阶楼梯,才在他身前开门。
  
  散人嘟嘴:“你就知道对吧?”
  
  “对。”还在憋笑。
  
  这下好了,散人气着了,再不理他,自顾自径直走进去。
  
  “散老师……”
  
  “别啊,咱优瓦夏大大多厉害啊。”他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半躺在柔软的背枕上,“这么低声下气干嘛?”
  
  “……”优瓦夏沉默了,像是因为散人的话,又像是因为感知到别的什么。
  
  “好好,对不起。”优瓦夏扶额,“反正你也要走了。”
  
  “啊?”你要赶我走?散人睁大眼睛。
  
  优瓦夏只是笑,拍拍散人肩膀。“没关系,明儿晚上再见。”
  
  
  
  
  
  
  散人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正午。
  
  他回忆起他的梦,却只记得他梦到了优瓦夏,他们在第一次面基的地方说话。这很正常,记不得自己的梦并不奇怪。但他总觉得自己忘了一些别的什么。
  
  对了,他们第一次在哪儿面基来着?散人拍拍脑袋。










。依旧求评,大家可以多提出一点自己的建议嘛
。对了,这文be
。谢谢 @清徴  让我有了灵感233

评论(2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