緑菥之人

v+厨,渣渣写手一枚,cp主龙绫/言洛/星心/优散/DK/狼烟。
所有cp宁拆不逆,对家都是仇人。
不吃任何形式的绫受/龙牙受/优瓦夏受/Dump受/妖狐受,不吃3p或多p
欢迎扩列!有小伙伴愿意一起玩儿吗ww
【会属于我么?】

【优散】记忆回收(二)

。我真高产(不)
。开学后就不会那么勤快了233
。此章之后就开始虐了
。食用愉快








  散人很想抛掉心中那点空洞无力感,但是在醒来之后却更加严重,甚至还多了些什么,同时也少了些什么。
  
  他洗漱完毕,就吃着面包当早午饭。优瓦夏尤其喜欢吃那家专做的面包,每次一来就会去那里买上一大包每天作早饭。久来散人也习惯吃了,优瓦夏不在天津的时候也会自己去买。
  
  又想到了优瓦夏。散人觉得心里有一处抽神似的痛。
  
  说起来,现在除了自己谁都不知道优瓦夏的死讯。他又忍不住埋怨优瓦夏的交际冷淡,竟然让他一个人承受这巨大的苦痛。这像是一种责任感,想到优瓦夏生前自己对他而言是渺小交际圈最重要的那一个,就难以言语。
  
  自己知道了,那下一个就是83了。这他不担心,优瓦夏的妹妹会告诉他的。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给粉丝们说。
  
  「节哀?」
  
  「接受现实?」
  
  「好好调整心理?」
  
  「意外?」
  
  别想了,他自己都做不到。
  
  坐在沙发上许久,散人面对着手机,像面对着几万人,等着他说出口的几句话。
  
  别想了,他自己都做不到,还能怎么安慰别人呢?
  
  别想了,别想了……
  
  散人调出83的微博主页,果不其然看见了一条才发出不久的公布微博。他点了转发,然后什么字也没加。随即瘫坐下去。
  
  这沙发真软,散人觉得自己快陷里面去了。
  
  
  
  

  今天一天都过得迷茫。
  
  浑浑噩噩的,散人从没觉得自己有那么颓废,他不敢打开微博看大家的反应和回复,更别说直播了。在群里发条信息,就关机躺床上。
  
  他不记得昨天的梦,是,他现在只记得他梦见了优瓦夏,还有一句“你会梦见我的,以后都会”。那梦很真实,太真实了,以至于成为了散人别样的精神支柱。他甚至想强迫自己快些入睡,但他也要上课,灰蒙蒙的一天,现在才到了最终也最重要的时刻。
  
  闭上眼睛。
  
  
  
  
  
  
  
  散人这次睁开眼,是真的哭了。
  
  优瓦夏一脸奇异带着嫌弃地看他涕泪交加的样子,说:“你干嘛,很恶心啊。”
  
  “我回来了。”奇怪,他又不记得上次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说这种话呢?散人语毕才发现。
  
  优瓦夏点点头,环周指了指。“这是天津。”
  
  散人还是很熟悉,首先这是他们第一次面基时所在的地方。
  
  其次,这一次,优瓦夏向他告白。
  
  他微微脸红,眼泪汪汪加脸上带晕的模样实在诱人。优瓦夏也不克制,凑上去就啾他一口,又嫌不够地在其上研磨深入。散人看到优瓦夏闯入进来,也就放任他。
  
  感受不到而已。这是梦。
  
  “你看,”优瓦夏气息不乱,“我们在这儿吃的晚饭。”然后在这儿告的白。
  
  散人点头,因为是梦,他没有同平常现实中一般大喘气。繁华的商业圈灯火辉煌,明丽耀眼,却只有他们二人在这里,显得有些古怪和诡异。但散人还真不怕,优瓦夏让他那样安心。
  
  优瓦夏拉着他闲逛,他们以前去过的地方这次又被转了一遍。然后去了晚饭餐馆。
  
  这是以前专门选的人少一点但味道尤其好的中餐厅。布置简单,风格朴实,不闹,清静,这是散人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得来的经验。
  
  不对啊,这是他们第一次面基呀,哪里来的上一次?散人突然想不明白,但也不管了,也许是和其他人吧。
  
  遗忘的隐性直觉让他有些不安。
  
  优瓦夏盯着他看,用筷子夹桌上的菜往嘴里送去,“比那家好吃。”
  
  “哪家?”
  
  “……”优瓦夏才想起来,“哦,没。”
  
  散人没在意这茬,也夹起菜尝了尝。虽然没味儿,但是记忆中的确不错,看着也是秀色可餐,他点头:“反正好吃。”
  
  “对。”优瓦夏难得笑的温柔,放下碗筷盘手坐正。窗外灯光还是绚烂,此刻挥洒下来透过玻璃,也是一副斑斓景象。
  
  散人知道是要干嘛,装作毫不自知的模样,却控制不住心跳加速。
  
  优瓦夏看他的样子,说出那句很久以前说过的话:“散人,我喜欢你。”
  
  散人唰得脸红,像背台词一般结结巴巴说出以前自己的回答:“……我、也是。”
  
  
  
  
  饭没什么好去吃的,因为反正尝不了味儿。俩人很快店里出来。
  
  “看烟花?”
  
  优瓦夏摇摇头:“散老师,你傻?以前是有人在放,我们赶上了而已。现在人都没有。”
  
  散人撅嘴表示不服。
  
  优瓦夏顺势亲了上去。
  
  亲完散人就不敢表示不服了,因为优瓦夏那样子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塞进肚里。但他转来又想起来这是在梦里,优瓦夏也不能耐他何。当然生前二人隔于两地,没什么亲密时间,第一次也就是最后一次都是交代在这儿的。让第二次在梦里出现,可不太好。
  
  于是散人怂了。
  
  “哟,”优瓦夏笑,“继续啊散老师。”
  
  散人双颊鼓起摇头。
  
  “烟花没看成……就接着下一步呗。”
  
  散人当然知道下一步是干嘛,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连忙退后几步离开危险地区。
  
  “你怂的……”优瓦夏也是逗他,不理面露惊恐的散人,往商业圈外走。
  
  “干嘛?”散人跟上,却不敢跟紧。
  
  “转转。”优瓦夏看起来是笑的无害。
  
  “哦……”散人才放下心,和他并肩走着。
  
  路上很安静,毕竟没有行人。繁华商圈外竟然是有一条林荫小道,平常全路通明,马路上车水马龙,这时候倒是一个挺好的散步场所和悠闲之地。
  
  当然也很适合告别。面基是他们就是从这儿开始分路而行的。当时合适,也意味着现在也合适,散人渐渐猜到他要干嘛了。
  
  “我也不想,”优瓦夏摊手,“但有些事的确要做。”
  
  散人突然开口:“我会永远记得这个时刻的。”说完开始发愣,这话有点矫情,散人不清楚自己这话有何意义。有点害怕,却不知道在怕什么。
  
  果然树太多了,风吹的有些冷。
  
  优瓦夏还是笑,散人觉得这副笑容有点熟悉。
  
  “没关系,明儿晚上再见。”
  
  
  
  
  散人醒了。
  
  头越发昏沉,被剥夺的空虚感如此强盛。他想起自己梦到了优瓦夏,梦很真实,但他除了一句“没关系,明儿晚上再见”之外什么都不记得。
  
  心里有点失落。
  
  毕竟最好的朋友死了啊,会习惯的吧。散人努力从床上坐起身来。








。这章里的“第一次面基”实际上是第二次,散散失去上一章的记忆后就把第一次给忘了233
。关于最后的“最好的朋友”是因为散散把优瓦夏表白给忘了,所以就是朋友啦
。这章感觉写的一般
。大家将就看吧

评论(12)

热度(16)